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晶莹冰花

Nothing kills that cat.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你或许拥有无限的财富,一箱箱的珠宝和一柜柜的黄金。 但你永远不会比我富有—— 我有一位读书给我听的妈妈!

网易考拉推荐
GACHA精选

去台儿庄搞吧啊哈哈哈哈(第二天)  

2015-07-21 17:55:21|  分类: 假期 游玩 游记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滕州莲青山

      这是我们台儿庄之游的最后一战【划掉】站了,和湿地公园一样,我们也有两种选择:一是老老实实爬山,到一个什么寺庙再折回;二是玩漂流。我之前从未有过漂流的经历,便萌生了尝试的想法,但出发之前妈妈看见“漂流是一项高风险的娱乐活动,责任自负”一行字时就建议我别参加。Shaizengaja的母上大人也是这么说。但我们爬山还不到半山腰时就已经产生了“台阶再见”“再也不要爬台阶”的念头,因此便下决心去玩漂流。

     交钱后我们被带到一个平台,穿上救生衣,身上的贵重物品都取下来放在袋子里由导游看着。我和shaizen都没有漂流的经验,于是小田田和S一组,kkkel和我一组,两名男生扮演起了划桨的角色,剩下的两名女生,虽然也没玩过漂流,但由于素日里表现颇有女汉子的霸气,此时只好自求多福了,她们纷纷抱怨道:“早知现在这样,平时就装得软一点好了。”

     工作人员娴熟地拨弄了一番,水就源源不断地流出来了。几艘皮划艇就摆在水道里面。看着前方被茂密树丛挡住视线的水道、不算慢的水速、只有一只桨的皮划艇,我略有些退缩之意。Kkkel却是很潇洒地走过去并坐在了第一个小艇里。我只好跟过去,坐好。之后我发现这玩意儿和激流勇进差不多,都是在水道中绕来绕去。我趁机通过大喊来释放自己,包括喊“KNEEL”(给我跪下你们这群蝼蚁)这种平时在公共场合下不好意思大吼出来的经典语句。途中在一片乱石中赫然耸立着一个少儿不宜的雕像,遭到了我们的激烈吐槽,不知设计者是何用意。最后当我觉得“啊哈哈漂流也不过如此”的时候,突然来了一个长得吓人的陡坡,冲到底部以后,哗——水溅了几米高,又劈头盖脸地砸下来。我们没有防护措施,被浇了一身水,所有的衣服都湿透了。

     呆了数秒后,我们争先恐后地用脑海中能想到的英语骂人(或者说骂水)(这应该也算一种情感宣泄)。Kkkel把皮划艇划到里水道远一点的地方去,以免后面来的倒霉孩子追尾。

     如果说刚才的水道是滑梯,那我们所处的地方就相当于两个滑梯之间的缓冲地带。对于我们而言,就是打水仗的好地方。我们用桨往“敌方”那边泼水,这个游戏的意义就是让我们湿得更彻底了。

    工作人员来开门放狗【划掉】开闸放水了。在第五个缓冲地带时,kkkel用力过猛,木桨居然断了,可能是本来就不牢固的原因。Kkkel用半只残桨费力地划船,告诉其他四人。他们的第一反应果然是嘲笑。但嘲笑过后,他们还是伸出了援助之手——把雨伞借给我们。

      我们拿到雨伞,沉默了一阵子,因为没有什么用啊,难道用雨伞划船吗?突然,kkkel开始向其他两组泼水,同时对我大喊:“雨伞护体!”我心领神会,迅速撑开一把雨伞,挡住了他们的反击。Kkkel自己也打开了一把伞,简直全方位无破绽,他们找不到反击的机会,自己的伞又刚借给我们,只好投降,宣布停战。

      虽然这样有些恩将仇报的意味,但我们玩儿得很开心,这就足够了。【lilia:走开!我再也不想和人民币玩家一起玩耍了!】

     划船经过小田田和shaizen时,我出于好玩心理抓住了他们的桨。Lilia提醒:“小心!她想抢走你们的桨!”那种严肃的语气神态堪比“He’s here to kill you.”其实我本意并非如此,况且我不相信比手劲我能比过小田田一介壮汉【并不】,但有人是比得过的,比如——

     Kkkel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翻身握住那只桨,并一把拽过来,作为回报把我们的破桨扔过去。这一招出其不意,打得对方措手不及,几乎没费什么劲就抢过来了。小田田很快反应过来,伸手再想夺回来,kkkel已经用新桨划到远处了。Shaizen和小田田无奈,只好用一半破桨划到水道入口处。被工作人员轻拍下去。

     其实我想说的就是,把桨抢过来也没啥用,因为那是最后一个缓冲地带了。又一通曲曲绕绕的水道过后,就到出口处了。

后来工作人员没让小田田赔钱,也真是万幸。

     刚才一直在活动,还不觉得冷。从皮划艇上下来,山风一吹,真是“透心凉,心飞扬”,哆嗦个不停。Kkkel没带换洗的裤子,只好去山上的更衣室换了件上衣。小田田更惨,没有换洗裤子,连校服白衬衫也落在运河古城了,只好穿【哗——】的校服。

    我们女生倒还淡定,回到车里换下湿漉漉还在滴水的衣服,shaizen穿上了校服,但在头上缠了一层布,我穿了睡衣上身+校服裤,gaja则相反,校服衬衫+shaizen的睡裤,lilia干脆直接穿了一身睡衣。

    之后我们再次上山,在半路上就看见了裤子湿嗒嗒的kkkel和穿了lilia的【哗——】的小田田。虽然有心理准备,但看见一名男生穿红色的短裤(我们学校女生夏季运动服的短裤是红色,男生的是蓝黑色)还是笑得前仰后合。我觉得他们看到我们不伦不类的装束也在偷笑吧。

     掐表一算,离集合还有一个来小时的时间。朦胧似雾气一般的雨丝将我们笼罩起来——从昨天傍晚在运河古城就开始下雨了——不过我们并不在意,刚刚全身都淋湿了,还怕这点毛毛细雨?于是我们先去吃饭,点了饺子和面条等,后来因为争抢凉皮险些造成今天的第二次大规模战争。(第一次是漂流时打水仗)

    填饱了肚子,我们决定去情人谷看看。其实就是个普通的山谷,不知道为什么起这样一个狗血的名字。情人谷里有一片湖叫情人湖,湖里有两条鱼,大鱼给小鱼讲故事:从前有个谷叫情人谷,谷里有一片湖……【划掉】我们打着伞漫步雨中山谷,别有一番趣味。谷里的景色还是不错的,两旁是乱石堆,大小不一的岩石纷乱地堆砌着,我穿着拖鞋在上面跑,小田田对此深表佩服,但上车后就发现我的脚被拖鞋磨破了,果然不能作(阴平)。

 

回家

      一点左右,我们坐上车,大巴车向济南驶去。

路上我们都很疲惫,因此没有来时的欢笑闹腾。很安静、很安静地,打了几个盹,就到趵突泉南门了。我不想扯什么“欢乐的时光总是特别短暂”这样的废话,但在古城前合影真的就像上一秒刚刚发生的事一样。

     总结之前已经写过,在此不再赘述。我们的小组活动结束了,假期过去一半了,看着暑假剩下的时间,突然有些悲哀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35)| 评论(2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