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晶莹冰花

Nothing kills that cat.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你或许拥有无限的财富,一箱箱的珠宝和一柜柜的黄金。 但你永远不会比我富有—— 我有一位读书给我听的妈妈!

网易考拉推荐

周五的日记  

2015-11-22 10:00:40|  分类: 初三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20151121日星期六

周五的化学课,海哥讲了二氧化碳的制取和性质,讲到化学性质时不可避免地介绍了几个化学方程式,以及听上去极其相似但大不同的化学反应。我听得云里雾里,想下课后一问究竟,但化学课是上午最后一节,还是奔饭要紧。

奔饭的路上,元儿问我:“为什么往浑浊的石灰水里通二氧化碳就又变清了?”

原来不止我一人没听懂,我想。

“正所谓水滴石穿,绳锯木断,以毒攻毒者也。”

后背被猝不及防地拍了一下。

“朕实不知。”

又是一下。我揉着背部,瞪了元儿一眼:“你下手真狠!”

饭桌上,我和元儿努力地回忆石灰水通入二氧化碳便浑浊的化学方程式,后来芸玮同学也加入了,可惜最后仍没回想起来。她问我:“钟乳石是怎么形成的?”

没听懂的人还真不少。

 

去年的五月四日,我退队入团,倍感光荣。过了几天,团支书召开了会议,说书吧需要有人去执勤,“每班从团员里选两人。”然后就用那种波澜不惊的眼神静静地盯着我们看,我突然有种往她指缝里塞一支烟的冲动。

作为一个酷爱读书的人,我一向认为书吧的氛围很适合读书,可惜没有机会去。机不可失,时不再来,我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响叮当仁不让之势举起了手。团支书瞥了我一眼,问:“还有吗?”

后来晓桐和lilia也报了名。团支书就让我负责这件事。后来某一天中午下了通知,让我们每周五中午去书吧。于是我们一直谨遵规定,周五12:50前赶到书吧,穿上鞋套,戴上红袖章,跑到负责的楼层,有小孩闹腾就管一管。有时1楼入口处也需要有人坐镇,具体工作是抱着一沓粉红色的阅读卡,来一个人发一张,午休结束后再收回来。在我看来这个工作实在是没有必要,对我们这些义工还有前来阅读的同学的智商都是一种侮辱。他们完全可以自己拿,甚至不拿也可以。

书吧里也有老师,而且还不少,也是轮流执勤。相对和气的是一位体型壮硕的男老师和一位梳马尾辫的女老师,长相和气质与我们的地理老师颇有些相似,于是我们私底下便称她为“长得像霞儿的那个老师”。她似乎还负责发放学校的信件、报纸等,因为丰老诗常给我寄明信片,她便认识我了,也常派我去送信。还有一位我们都不大喜欢,“来得这么晚还要你们这些执勤的干嘛!”“别趴栏杆!”“你是负责发卡的,乱窜什么!”印象里她从来没有心平气和说话的时候。有一次同样爱书的shaizen好心去给我们帮忙,结果坐在一楼门口昏暗的灯光下吹了一个中午的冷风,还要遭受那个老师的指责谩骂,积极性大受打击。

这学期的午休时间改为强制午睡,lilia和晓桐很高兴,因为周五的中午她们可以去书吧写作业。但日子一长,大家都尝到了午睡的甜头。这周五的中午,lilia把抱枕塞到自己与课桌之间,和小田田聊得眉飞色舞。

“那个,lilia,今天中午……”

“我想睡觉,就不去书吧了。”她干脆利落地打断了我的试探,同时打了个哈欠,眼神迷离,似乎马上就能倒头睡着。

我有些惆怅地离开。好在晓桐更愿意去书吧写作业,元儿也乐意客串团员义工。于是我们去了书吧,担心碰到那位凶神恶煞的女老师,就直接悄无声息地上了楼。

我来书吧的根本目的就是看书。以前是,现在是,将来也是。要是单单为同学服务,谁情愿放弃宝贵的午休时间?所以我每次都祈祷不要来太多人,尤其不要闹腾,不要破坏这种宁静温馨的气氛。

然而事与愿违。这次来了整整一个班的初一新生。他们大概是初次进书吧,颇有鬼子进村的架势,对各种事物都有着旺盛的好奇心。几个女生趴在围栏上往下看;一些人把白色圆桌颠得砰砰响;几个男生兴奋地绕着环状走廊跑来跑去;还有人在毛茸茸的地毯上打滚。更恼人的是永不停息的窃窃私语声。

我要被烦死了。

此时我又希望那名凶老师出现了。当然只靠老师是不行的。有人注意到了我的红袖章,再加上我投之以不算严厉却满含鄙夷之情的目光,他们终于有所收敛。

午休很快就结束了。还有几个人赖着不走,嚯,现在品尝到阅读的乐趣了?我毫不客气地把他们轰下去。脱下鞋套,那位长得像霞儿的老师突然进来了。看到我,她说:

“最近没有你的信件,但电教组老师的报纸攒了一大堆,麻烦你给送过去。”

我点头,随她上去取报。还真是一大堆,从暑假一直到这周的。

我连电教组是什么都不知道,更何况他们的办公室位置。但元儿神通广大,自告奋勇去领路。于是我们抱着厚厚一沓报纸,向5号楼行进。办公室门锁着,敲敲门,没有回应。

每周一歌的铃声已经打响了。我想到海哥的办公室就在这栋楼,正好去问个明白。这周的歌曲不好听,我一咬牙:“不回去了,lisa说就说去吧。”于是我们三人迈着沉重的步伐下楼,转弯,敲开那个办公室的门。

里面没开灯,昏暗得有些诡异。海哥侧卧在唯一的沙发上,睡姿妖娆,眼镜摘下来了。还有几位老师正盯着电脑屏幕,不知在干什么。

海哥让我们开灯。考虑到我手中还有一沓报纸,为避免不必要的误会,我抢先开了口:“老师好,今天课上学的内容我们有些疑惑……”

“噢,是吗?来。”他把眼镜戴上,翘着兰花指,有节奏地在空中点了三下,示意我们上前。他坐在沙发的左侧,旁边还有很大空位,倘若是lilia或是gaja,大概就一下坐过去了。但我不敢造次,只是向前挪动了一步。元儿和晓桐也慌忙迈了一步。

“你们哪儿没明白?”

我不能说课堂后半段全都不明白,正思忖着,元儿来解围了:“就是,为什么往浑浊的石灰水里继续通入二氧化碳就又变清了?”

“啊,是因为,二氧化碳和石灰水反应生成……”他飞快地解释了一遍。这次我大概听明白了。

我们恭敬地谢过老师,退出办公室,再去电教组敲门。仍是无人回应。我们返身欲走,却听到“哐当一声,门开了一条缝。一名短头发的女老师堵在门口,使我看不清里面的情况。所以现在我还是不知道电教组是干什么的。

我们把报纸送上,便回班了。每周一歌刚刚结束。Lisa也没有批评我们。我顿时感到了久违的愉悦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39)| 评论(1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